王美燕:与编号71978面对面
投稿邮箱:admin#80sd.org | 来源:联合早报     2018-03-04 12:47:43
关键字:王美燕,与编号71978面对面
导读:编辑室内外人类历史长,人生历程短,纵然未必对世界发生的每段历史都了如指掌,但对于20世纪最惨绝人寰的暴行之一的纳粹大屠杀,多少应有认识。裕廊区域图书馆二楼展厅竖立了十多幅黑白巨型肖像看板,聚焦的都是在

编辑室内外

人类历史长,人生历程短,纵然未必对世界发生的每段历史都了如指掌,但对于20世纪最惨绝人寰的暴行之一的纳粹大屠杀,多少应有认识。

裕廊区域图书馆二楼展厅竖立了十多幅黑白巨型肖像看板,聚焦的都是在二战期间逃过纳粹大屠杀,后来在瑞士继续生活的幸存者。

这项名为“大屠杀最后的瑞士幸存者”(The Last Swiss Holocaust Survivors)的展览,在本区域罕见,由总部设于苏黎世的Gamaraal基金会推动,上星期天结束。

阳光从图书馆顶部的半透明玻璃窗透入,驱散了展品承载的阴郁与沉重;图书馆里人来人往,肖像吸引住眼球。

我看见那幅手臂半掩脸庞、左手刺上“71978”号的老妇肖像。

她是86岁的妮娜·威,1932年出生于捷克城镇克拉托维,1942年被驱逐到捷克的特莱西恩施塔特(Theresienstadt)集中营。她后来与母亲一起被送往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母亲在38岁时疲劳过度逝世,妮娜·威则是被集中营的医生“选中劳改”而活了下来。

附在妮娜·威肖像?上的?说明,只有短短数行:“然后他们刺我:71978。我哭了许久。不是因为痛苦,不是;是因为那个编号。我失去了名字,我只是一个编号。母亲对我说:‘不要哭,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当我们回家时,你会去舞蹈学校,你会得到一个大手镯,没有人会看到这个编号。’我从来没有去过舞蹈学校,也从来没有得到手镯。”

纳粹大屠杀幸存者以肖像方式,面对面向参观者讲述了他们悲惨的经验与记忆。直面的冲击,唤起我几年前在德国参观萨克森豪森集中营所看见的毒气室、解剖室、焚化炉等场景。这些建筑是用来屠杀战俘和犹太平民。

伫立在看板前,正思索着瑞士为何事隔七十多载、反思当时对犹太人所实施的政策时,一名年约四五十岁的妇女走向我轻声问道:“他们是谁?发生过什么事?”

我用展览的名称回答解释,她不明白,后来以“对欧洲历史不熟”为由离开。

人类历史长,人生历程短,纵然未必对世界发生的每段历史都了如指掌,但对于20世纪最惨绝人寰的暴行之一的纳粹大屠杀,多少应有认识。

1933年至1945年是纳粹德国的黑暗时期,纳粹党利用国家机器和政治体制,屠杀夺走了600万名犹太人的生命。他们是在纳粹官民有系统和有组织的执行力下,死于集中营的毒气室,或惨遭不同残酷方式的杀害。




王美燕:当回收箱变成垃圾槽

编辑室内外当社区的回收箱变成垃圾槽时,似乎透露人心“热情不足、冷漠有余”。深夜下班离开报馆,脑海仍浮现新闻编辑室大桌上堆积成山的书刊物品,想着是否有更好的处置方式,让仍可使用的书刊物品,少送一些进入焚

  • 本站推荐信息
    本站最新更新
    本栏目推荐信息
    联系本站:admin#80sd.org  新浪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201263118
    CopyRight ©2005-2012 80视点网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Phily
    80视点网,追踪新闻热点!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80视点网无关。80视点网对文中陈述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  
  •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