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昭程:异读鲁白野
投稿邮箱:admin#80sd.org | 来源:联合早报     2018-01-14 09:22:56
关键字:曾昭程,异读鲁白野
导读:阅历南洋鲁白野透过“侧文本”折射的毋宁也是他作为民间学人的治学方法,而正文更带出他的田野工作除了“实地考证”,还包括集体记忆的搜集和保存。1954年,一个中学少年去小坡逛书局,回家时选购了一本星洲世界

阅历南洋

鲁白野透过“侧文本”折射的毋宁也是他作为民间学人的治学方法,而正文更带出他的田野工作除了“实地考证”,还包括集体记忆的搜集和保存。

1954年,一个中学少年去小坡逛书局,回家时选购了一本星洲世界书局有限公司前一年印行的《狮城散记》。淡黄色的封面上作者署名“鲁白野”。洗漱后少年翻开那册小书,开始阅读。让他感到耳目一新的是,《狮城散记》不像一般“史话”体裁的读物,有些文章除了以客观的笔调引介有关新加坡的历史资料,还会穿插作者的身世经历。例如,鲁白野介绍《马来纪年》里的鬼故事,也写他的“娘惹”祖母如何在听闻有人在碧山亭遇鬼致富之后,同他阿姨去那里睡了一晚,最后却毫无收获(《鬼故事》)。

此外,他写自己年幼时逃学,恰好见证了1928年华侨村落的大火(《火的洗礼》);在印尼棉兰当记者时曾遭围殴(《无冕皇帝的苦难》);也写从苏门答腊出口到马来半岛的马如何提醒他——“那个偷偷在初恋的年轻人”——“青年的岁月也就是在它来的山地上逝去了的”(《马来的时候》)。

《狮城散记》涵纳的课题五花八门,很快就吸引少年直接进入正文的阅读。他因此很可能忽略了那篇笔调抒情的序文。像是戏曲演出前添加的唱段,鲁白野如此开篇:“深夜闭门听雨,不如挑灯夜读著书,或是撑起了一把破旧的伞,到隔壁的马来老人家中,听他诚恳地向我倾诉他的冗长的夜话。”若追读下去,读者将得知作者流寓印尼时遇到的当地人“曾经听过了不少故事”,知晓“星加坡”人民反抗日军的事迹。然而,更耐人寻味的是序文的结尾。鲁白野写道:“我以虔诚的心情在告诉自己,让我在这静静的夜中掮起笔杆来吧。让我小心翼翼地把老人的一晚旧话记下来,尽管是记在一面菲薄的蕉叶上也好,才不会被雨季中的椰风吹掉了。”

今天重看这篇鲜少人提及的序文,我们该从何解读?法国文论家吉拉尔·热奈特(Gerard Genette)把书籍正文以外的材料称作“侧文本”(paratext)。对热奈特而言,从封面、书腰到封底;从题目、内容简介、作者背景到推荐语;从收录于内页的序跋、目录乃至版权页,这些辅助性信息传送作者撰述或者准允的评论;虽然分处书的“边界地带”,却主导读者对正文的接受和诠释。如是观之,战后定居新加坡的鲁白野在1953年的序文里所描述的那个华巫交流的场景,似乎隐指《狮城散记》成书的起念是离散邻国的经历。但行文的措辞是否同时暗示,马来老人像从前的那些印尼人一样,向鲁白野复述他曾经听过的有关“狮子的岛”的故事?而书里的篇章都是那“一晚旧话”的忠实记录?如果考虑两人交流时使用的是马来话,那鲁白野笔录的心愿难道不也是他从事跨语言、跨文化翻译的心愿?




本站推荐信息
本站最新更新
本栏目推荐信息
联系本站:admin#80sd.org  新浪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201263118
CopyRight ©2005-2012 80视点网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Phily
80视点网,追踪新闻热点!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80视点网无关。80视点网对文中陈述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  
  •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