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精英堕落时代的秩序危机
投稿邮箱:admin#80sd.org | 来源:联合早报     2018-01-09 22:01:14
关键字:郑永年,精英堕落时代的秩序危机
导读:今天西方所面临的秩序危机,就其本质来说,就是统治阶级危机,或者说是精英危机。如果精英阶层继续堕落,无政府状态就不可避免,直至最后的秩序解体和重建。上述两位意大利社会学家用“精英类型”的转型来解释历史进程的理论,在今天的西方世界更有相关性。

班农是特朗普选举时的关键人物,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班农也一度为官,但后来退出特朗普体制,开始到日本和欧洲各国从事民粹主义运动。班农的这番话是有所指的。第一,美国精英已经没有能力掌握国家发展的命运;第二,小人物被政治所忽视,但现代科技的发展尤其是社交媒体的发展,为小人物闹革命创造了机会;第三,小人物革命的发生是可能的,胜利也是可能的。实际上,特朗普当选总统的政治大背景,就是班农等人长年累月所从事的民粹主义社会运动。

不过,班农的这番话也不完全对。小人物的确可以闹革命,但问题在于,革命之后又怎样?平民闹革命并不新鲜,历史上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但革命之后往往又是老样子。或者说,革命能够改变小人物的命运吗?以美国为例。特朗普的确想代表“小人物”(这里指特朗普想代表的美国白人)改变美国(“使美国重新伟大”),但这位总统真的能够改变美国现状吗?是变得更好,或者变得更坏,或者没有本质变化?这些问题都很难有明确的答案。

这里就有一个政治人物(精英)和“小人物”(普罗大众)之间的关系问题。就政治来说,诚如意大利社会学家莫斯卡(Gaetano Mosca)和帕累托(Vilfredo Pareto)所论述过的,无论古今、无论怎样的社会、无论怎样的统治方式,社会都是分成统治者与被统治者,或者精英和大众两部分。这是因为,第一、统治者永远都是少数;第二、社会尤其是政治领域的等级性不会变;第三,参与程度可以有不同,也就是统治方式会有变化,但统治的本质不会发生变化。两位学者因此也以精英类型的变化来解释历史的变化。

精英堕落导致失序

从这个角度来看,今天世界各国内部秩序所面临的问题,尽管有很多原因,但精英的堕落无疑是其中一个关键的原因。2014年,美国社会曾经讨论白人统治集团的问题(即WASP,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盎格鲁—撒克逊白人新教徒)。一些人认为,美国过去的辉煌和该集团一度掌控了政治、经济和教育资源有关。不过,这个集团的成员如今不再风光,也对自身丧失了信心,失去了担当领导的责任、力量和兴趣。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郑永年:特朗普与不确定的国际秩序

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以来,在内政外交各个领域开始了一系列变化,令人眼花缭乱。在内政方面,在废除了被视为具有明显社会主义色彩的奥巴马医改之后,最近又推出了被视为是30年以来最大规模的、由大资本主导的减税方

  • 郑永年:当代中国人的处境和未来

    中国文化对人的定义都是置于五个基本关系之中,即君臣、父子、夫妻、兄弟和朋友。从社会阶层看,中国也有“士、农、工、商”四阶层的意识形态安排,也具有等级性。尽管承认社会的等级性,但中国文化认为,人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实现自己的社会流动的。

  • 郑永年:商业化模式与教育的异化

    郑永年专栏改革开放一开始,邓小平所说的两句话对日后中国产生深远的影响。第一句话是“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第二句话是“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在文革期间荒废

  • 郑永年:十九大与中国未来30年

    三中全会是全面深化经济社会改革的方案,其目标是“市场起决定性作用,政府起更好作用”。四中全会的改革主题则是建设法治国家。四中全会尽管没有直接提政治改革,但一般都认为这个改革方案所强调的法治国家建设这一核心,便是中国政治改革的关键。

  • 郑永年:十九大后 北京或从“被动防独”转向“主动统一”台湾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教授认为,随着中国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在中共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后进一步巩固权力,届时台湾问题或摆上议事日程,北京当局也可能从过去“被动防独”转向“主动统一”,不让两岸问题继续拖下去。

  • 郑永年:对“一带一路”的初步评估

    中国政府应该对“一带一路”的推进状况进行定期评估。例如,根据事先设定的日程表,当前的“一带一路”建设究竟推进到什么地步了?同时,是否能建立一个专门的知识库,总结一下过去对外合作、投资项目的成功和失败的经验。

  • 郑永年:资本主义与生育危机

    进入新世纪以来,人类低生育问题越来越成为各国关切的课题,尤其是东亚社会。日本是东亚最先现代化的国家,也是最发达的经济体,但过低的生育率日益难以支撑这个庞大的经济体。从长远来看,低生育甚至会威胁到日本民

  • 郑永年:金钱社会与文明不安全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经济发展方面创造了一个世界奇迹,在短短的数十年时间里,从一个低度发展的贫穷经济体跃升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从一个封闭经济体转型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高铁、高速公路、机场、港口、

  • 郑永年: 中国正化解全球化负面效应

    新加坡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认为,全球化所导致的巨大收入差异、社会分化、中产阶级的困境等问题,是今天全球范围内民粹主义崛起的经济根源,而内部的民粹主义往往表现为外部的经济民族主义、反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

  • 郑永年:中国财富去了哪里及如何留住?

    一个穷人占多数的社会永远是不稳定的,所以古人言,“有恒产者有恒心”。“恒产者”即中产者。无论是穷人的减少,还是中产阶层的壮大,都关乎财富。没有有效的财富保护机制和没有有效的财富创造机制,一样很难保证国家能跳出中等收入陷阱,更不用说进入高收入社会了。

  • 本站推荐信息
    本站最新更新
    本栏目推荐信息
    联系本站:admin#80sd.org  新浪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201263118
    CopyRight ©2005-2012 80视点网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Phily
    80视点网,追踪新闻热点!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80视点网无关。80视点网对文中陈述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  
  •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