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凭只是一张纸
投稿邮箱:admin#80sd.org | 来源:网络文摘    2019-02-09 09:51:35
关键字:文凭只是一张纸
导读:吴宝春申请EMBA的案子过去了,但是它所突显出来的问题并没有解决。这是第一次赤裸裸地让我们看到台湾的大学,从校长到所长,都是有责而无权!
1984年,我在台大心理系任客座教授,秘书室打电话来说,新任校

吴宝春申请EMBA的案子过去了,但是它所突显出来的问题并没有解决。这是第一次赤裸裸地让我们看到台湾的大学,从校长到所长,都是有责而无权!

1984年,我在台大心理系任客座教授,秘书室打电话来说,新任校长孙震要亲自到各系所与老师们座谈。我们都很兴奋,準备许多的问题。

当日,校长一坐定,就叹了一口气说,农学院前面有一堆肥料袋,讲了三天,工友都不搬走。我听了心立刻凉一半,一个校长若连工友都叫不动,还谈什么改革呢?

原来台湾的校长没有人事权,会计也不归他管。我把孙校长和加州大学的校长比一比,忍不住替他叫屈。加州大学的校长由董事会任命,但选出来后,都能放手让校长去做事。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为何要用人,又把人绑手绑脚,使人有才难施,有志难伸呢?

1992年,我回台教书,才了解台湾的制度基本上把教授当贼看,一切措施都是为防弊,不合理的规定多如牛毛。例如我从美国挖了一位教授回来,人事室要她15年前,在另一所大学做博士后研究的台湾驻外单位的证明书。她因为没有时间飞到一千里外去盖章,就放弃了这段年资,每个月少领了些薪水。

其实这是很不公平的,因为她原来教书的大学,都承认她博士后的年资,为什么我们不承认呢?尤其领事馆并不能证明什么,顶多证明来公证的人,名字跟文件上的名字一样而已。

只要博士后训练的单位主管,愿意写信负责就可以了。曾有位芝加哥大学的博士,在我这里做博士后研究员,后来她去欧洲应徵教职,对方只请我写封信,证明她有在阳明大学工作两年就可以了。

大学校长对校务应有最后的决定权,因为学校的发展和成败都在他手上,他负最后的责任,所以他有最后的决定权。

为什么还在迷信文凭?

教改喊了半天,反而是100年前,许多名校的教授是没有文凭的:蔡元培读到梁漱溟的文章后,就请他到北大教印度哲学;胡适读了沈从文的小说后,请他到北大中文系教书;燕京大学聘钱穆时,他是苏州中学的老师;清华大学的华罗庚数学是自修的。

史学家陈寅恪上课时说,「前人讲过的,我不讲;近人讲过的,我不讲;我自己讲过的,我不讲。我只讲未曾有人讲过的东西。」可见他学问的深厚。梁启超曾说:「我梁某人所有着作加起来的份量,不如陈先生数百字的价值。」

他们两人的学识、胸襟与人格情操,现在有谁比的上?但他们不是博士,也不是硕士。我们一直高呼学历不等于能力,为什么还在迷信文凭?

大陆有个顺口溜:出生一张纸,开始一辈子;毕业一张纸,奋斗一辈子;婚姻一张纸,折磨一辈子;金钱一张纸,辛苦一辈子;荣誉一张纸,虚名一辈子;悼词一张纸, 了结一辈子;忘了这些纸,快乐一辈子。

文凭除了一张纸,还是什么?

原刊于《天下杂誌》,本社获作者授权转载。




本站推荐信息
本站最新更新
本栏目推荐信息
联系本站:admin#80sd.org  新浪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201263118
CopyRight ©2005-2012 80视点网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Phily
80视点网,追踪新闻热点!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80视点网无关。80视点网对文中陈述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  
  •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