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美国科研事业 掌家族快餐王国──专访大家乐主席罗开光
投稿邮箱:admin#80sd.org | 来源:网络文摘    2019-02-06 09:31:21
关键字:捨美国科研事业 掌家族快餐王国──专访大家乐主席罗开光
导读:去年底大家乐庆祝创立50周年金禧纪念,在万豪酒店举行的午宴冠盖云集,梁智鸿医生分享与大家乐渊源的风趣幽默发言,逗得宾客开怀大笑。主席罗开光不落俗套的致辞,也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之后到火炭大家乐的总部专

去年底大家乐庆祝创立50周年金禧纪念,在万豪酒店举行的午宴冠盖云集,梁智鸿医生分享与大家乐渊源的风趣幽默发言,逗得宾客开怀大笑。主席罗开光不落俗套的致辞,也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之后到火炭大家乐的总部专访罗主席,从早年放洋追寻求学理想,到接到父亲罗腾祥的10页家书希望他返港接手家族的快餐事业,一直谈到大家乐的管理文化与未来发展策略,是一个香港快餐业的经典个案。

笔者与大家乐的关係也很长久,从80年代大学期间初尝平民杂扒餐,到90年代在报社工作期间,几乎每晚都到附近的快餐店用膳,到近年经常去住所附近的商场吃早餐,成了生活的一部分,与这家香港象徵的连锁店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大家乐的口号是「为你做足100分」,这是推动该集团不断求进步的动力,也成为本人几年前创业的参考对象。

文:文灼非 罗:罗开光

文:中学你读哪一间学校?

罗:圣保罗男校,有150年历史了。

文:你读足7年吗?

罗:不是,有12年。我小学已经入读,读到中六。

文:当时为什么选择去美国读书?为什么不去学校对面的港大升学呢?

罗:我自知能力有限,差不多到中三才算开窍,对数理化开始产生兴趣,特别是化学和物理。所以中四开始读理科,所有数理化都很高分,但中国历史及其他文科全部拿H。

早年对化学工程感兴趣

文:当年你有考A-level吗?

罗:没考A-level。我考完会考,读完中六,我就觉得自己不适合待在香港求学。当时我觉得香港的大学学科比较狭窄,不太能满足自己的兴趣。我那时对化学、工程有兴趣,选了化学工程,去了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读本科课程,成绩也很理想。1977年毕业后,有几位教授觉得我可以再深造。当时有几所学校可以选择:Caltech、MIT、Stanford,庆幸拿到奖学金读博士学位。年轻的时候爱逞强,跟父母说:「你们只用供我读书几年,之后我可以照顾自己」,这也算是一种良性的反叛。

文:你很自豪吧,父母也引以为傲。

罗:是的。我本来想读Caltech的control and automation课程,史丹福则想读生物化学。一间是很专、很小的学校,另一间则是比较全面的学校。我选择了史丹福,父母当然十分开心。一进史丹福,就发现自己已经注定了跟某一位教授,他专注催化剂的研究,比较重视理论。刚开始读硕士课程的时候,成绩不错,但发现身边不少名校出身的同学也不差,他们都读得很辛苦。

文:当时没有太多香港人在史丹福读书吧?

罗:不多,有一两个。其中一个是高彦鸣,他和我是同一个实验室的。后来他去城大、科大当副校长。他本来也是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学生,我到该校读本科时,他已经去了史丹福念博士。説回我那位教授,他很喜欢做实验室工作,我不太喜欢,有点应付不来。那时候我开始有点挣扎,如果去读纯数理,觉得自己未必比得上那班同学。知道自己的局限,这对日后做生意十分重要。念完硕士课程,我觉得算是对父亲有个交代了,开始反省自己到底喜欢做些什么。如果说继续做研究,又觉得自己不太感兴趣,再读博士课程也未必能脱颖而出。我便停了一年,留在校园所在地Palo Alto「下乡」,跑去快餐店做兼职,甚至做保姆。后来,我获得的第一份工作是做工程的。

去年底大家乐庆祝创立50周年金禧纪念,在万豪酒店举行的午宴冠盖云集。(大家乐提供)

受父亲感召回港接手快餐业

文:是留在Palo Alto工作吗?

罗:不是,那时候即使在史丹福毕业,也拿不到H1签证。那间国际公司派我去比利时和荷兰,先在那边的大学做研究。第二个研究是跟大学联手研究模拟的化学工程。我还打算日后出售这些程序给美国的公司。后来回到美国,在洛杉矶做了两年技术销售,贩卖那些程序。

文:后来为什么会回香港接管家族生意呢?

罗:在美国我一路发展得挺不错,当上了部门经理。1978年硕士毕业后,在外面闯了4年。1981年父亲写了一封10页的英文信给我,讲了大家乐当时的发展情况,开了哪几间店舖,讲了开店的经验。他又跟我说了市场机遇,还有一些挑战。当然,他不是在做SWOT analysis(强弱机危分析),虽然不知道这些理论,但他是这么有经验、有商业头脑的人,能讲出有逻辑的一番话。之后,他又讲了我的堂哥罗开睦及我父亲的工作搭档。我堂哥本来是从事电影事业的,他和我九叔的儿子也回家帮忙。

文:所以你父亲打算招兵买马,希望劝你回去?

罗:父亲还说自己身体开始变弱了。我也不知为何,觉得这是一种感召(calling),不用说些什么,就回去了。从我小时候开始,一直看着父亲怎么白手兴家,从无到有,也目睹他做假髮生意失败,他是怎么解决问题的。很感恩的是,我没有仗着家裏是做生意的当个二世祖,父亲也没有逼我去读商科,让我跟着自己的兴趣去读书。如果当年继续深造,或许会成为很成功的科学家。我不读博士学位,其实是走回应该走的路第一步,做生意的力量已经开始慢慢萌芽。

文:你以前对饮食业是否感兴趣?

罗:我对做生意是有兴趣的,但是对饮食业没有特别感兴趣。

文:所以是父亲想你去做?

罗:父亲投身饮食业,我便紧随其后,好像当年我想读那几间名校,其实也是想父亲引以为傲。回到香港,他没怎么教我做生意,只是给我足够的信心,相信我之前学过的东西能应付。

1981年父亲写了一封10页的英文信给罗开光,讲了大家乐当时的发展情况,开了哪几间店舖,讲了开店的经验。

经营发展大家乐的战略

罗:1982年我回来的时候,好像开了18间店。刚开的那几间,父亲自己在摸索。他召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掌握了一定的规律,已经嗅到一种scalability(可扩充性)的商机。如果他当时觉得这盘生意只够养家糊口,只够积存一笔积蓄的话,他就不会叫我回来。80年代我们在中环开了几间分店,算是打响了名号。你也知道战后的人累积了一定的经验和财产,见到商机,什么都想做。我有两个朋友,一个拍电影,在台湾开公司;一个做製衣,到新加坡开公司。我呢,就想先在新加坡开,再到台湾开,想做到国际化,慢慢企业文化就形成了。你有一条问题问我,能打造出这么大的市场有没有做市场分析,其实说到这裏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

文:大家乐有什么特别吸引你的地方?

罗:我觉得自己有做生意的基因,不过年轻的时候觉得要表现一下自己的能力,就到名校求学。

文:你做饮食业也算是转行,本来是在史丹福做研究,后来天天去巡舖……

罗:一个本身是做科技的人,刚开始投身饮食业觉得难度不大。作为一名工程师,我会从供应者的角度来看问题,而不是需求者的角度。以前做工程的需求一定是刚性的,我有这个问题要解决,就要找个方法解决。但我就是错在这裏,一开始就搞电子餐仓。供应者就是讲效率、标準化。但整个模型(model)还没定下来,还没搞清楚状况,你怎么做到标準化呢?所以失败了。

文:所以就激发了你要重新开始?

罗:那时候还没有激发到。不过我开始反思,自己的所学能应用到的场景是需要自己定好的。经过这次经验,我开始跟父亲、睦哥讨论,发现走国际化之路的香港就是一个宝藏。想扩展我们的生意,需要有足够的人才。我负责营运(operation)和製造(manufacturing),不是市场营运。在新加坡要全盘负责,在香港则做回自己擅长的部分。

文:你花了多长时间找回自己能发挥所长的空间?

罗:第一个是我负责工厂的事务,做中央厨房。那时候我们是全香港第一个做中央厨房的,所有科技的东西都是我负责的。有了信心之后,开始管业务部的同事。从那时开始,对做生意有经验了。从我刚回来到公司上市只花了几年的时间。上市之后,有了一个新平台去学习。当时公司也配备了很多人才:上一届主席陈裕光处理对外工作,财务由许栋华负责,我负责业务、厂务的管理。几个人分工之后,能在各自擅长的领域有所发挥,之后一步一步向上爬。

《香港人的大食堂──再创嚐乐新世纪》访问了大家乐的创办人、家族成员、已退休员工、资深员工及高层管理者,对照香港社会发展的脉络,追溯大家乐的故事,以及企业文化的累积和传承。(三联书店)

专访罗开光(上)

本系列文章:

大家乐主席罗开光:总结多个棋盘经验 招揽优秀人才传承?

罗开光简介

史丹福大学化学工程硕士。现任大家乐主席及提名委员会成员。1982年加入大家乐集团,自1990年起担任执行董事,直至2016年4月调任为非执行董事。1997至2012年出任行政总裁,2012年4月至2016年3月担任首席执行官。作为主席,主要负责带领及管理董事局运作,以确保董事局有效运作及充份履行其责任。




本站推荐信息
本站最新更新
本栏目推荐信息
联系本站:admin#80sd.org  新浪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201263118
CopyRight ©2005-2012 80视点网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Phily
80视点网,追踪新闻热点!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80视点网无关。80视点网对文中陈述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  
  •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