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箭定江山的小学会考
投稿邮箱:admin#80sd.org | 来源:网络文摘    2018-06-10 14:01:53
关键字:一箭定江山的小学会考
导读:笔者小学时代的社会,绝不富裕,还有不少难蔽风雨的木屋区。遇到颱风访港,便要全家和无情的风雨搏斗,惟恐铁皮的屋顶被强风吹去。
社会贫穷? 乐天知命
一些旧式平房,几百呎往往住上百人,分成多间板间房,甚而

笔者小学时代的社会,绝不富裕,还有不少难蔽风雨的木屋区。遇到颱风访港,便要全家和无情的风雨搏斗,惟恐铁皮的屋顶被强风吹去。

社会贫穷? 乐天知命

一些旧式平房,几百呎往往住上百人,分成多间板间房,甚而一些家人只佔住走廊床位。这些家居纵然有水有电,但十多伙人要煮饭洗澡,便大成问题。听朋友说他们要洗澡,便先放下肥皂盒排队,轮次使用厨厕,但同屋共住,感情却很好。当时,还有好些房屋没有水厕,晚上要劳烦夜香妇运作,普遍情景之不堪,恐怕今日八九十后青少年难以想像。

笔者童年在港岛西营盘长大,弟弟认识一位翁同学,叫我们星期天一起到高街救恩堂参加主日学,听耶稣的道理。我们感到十分有趣,从不缺席,都渴望周日的来临。星期天特早起床到教堂,先是崇拜唱圣诗,再分班听圣经故事。主日学老师要我们背诵圣经的金句,乐而为之。不意我在周年背诵金句比赛中,竟然得了亚军。奖品是一帧相架,写上「口诵心唯」四个大字,当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还有一个夜光的圣母像,那时大约十岁,初获奖品,珍如拱璧,可惜后来都丢失了。

廿

小学时代 宗教薰陶

过了年余,翁同学又引介我们到「庆礼院」,说那裏更好玩。原来庆礼院也是听耶稣的道理,在西营盘圣类斯中学校舍内。那是天主教,说的和教恩堂的基督教大同小异,圣经故事偏于《旧约》,〈创世记〉便是第一次听到,大开眼界。我们于是兼收并蓄,上午基督教、下午天主教,反正相差不大。

庆礼院的活动,比主日学丰富得多。上课前是多种玩意游戏,可以打康乐棋,可以踢足球、玩乒乓波,踏滑轮雪屐,各适其适。还可以玩掷飞镖,奖品是意大利寄来的邮票。和我们一起玩与向我们说圣经故事的,是圣类斯校内的修士和神父,大家亦师亦友,亲切融和,极得我们的爱戴。

在庆礼院认识不少街童朋友,后来各散东西,很少重遇。到庆礼院还有意外的收穫,不久收到长方型的食物盒,听说是二次大战后剩余的物资,借教会之手派发给市民。后来改派奶粉,每周每人一罐。有些人把派来的奶粉卖给街坊换取小小的零用钱。当时流行口语「信耶稣,得奶粉」。同年纪的人,都不会忘记这句话,那是时代的印记。也许,当时好些街童,便是从这些赠品中才获得较好的营养。那是香港的穷年代,街头街尾只有一两具电话,能添置电话的人家,我们都视之为富人了。

第三街圣类斯中学校门九十年如一日。

遇到令人崇敬的教育工作者

我的小学六年小学都是上课两小时的特别班。因为从没有上过英文课,毕业后大哥便安排我到水街培元学校重读五年级,有英文科,全日上课,学费每月十二元,颇添家中负担。

当时国文科麦实甫老师七十多岁,根基深厚,一手颜体书法稳重堂皇而有气势。校长唐颖波是位勤恳而严厉的教育家,虽然没有直接堂课教学,却爱突然抽查学生的成绩。一次同学不能顺利背诵古文课文,六七个同学一排罚站,可以背诵才准回家吃午饭,他也不吃午饭陪着同学。另一次突然抽查我们的数学簿,说我们的阿拉伯字写得不好,全班罚写,我很幸运只罚写两版 5 字。学生对他总是又怕又敬,唐校长对学生的关爱之切,多年来萦绕心中。今日严师难遇,典型在昔,令人倍加怀念。

我读了一个学期全日班小学,下学期考上刚新办的荷李活道官立小学下午班,学费五元,每天要步行三四十分钟上学。该校校舍宽敞美观,光猛通爽,有廿四个课室,有两个操场。有以前从未有的美术、音乐、体育课,开始接受完备先进的学校教育,一年之后便要参加小学会考。

小学会考决定命运

当年小学会考是人生大事,主要是考入设备完善的官立、津贴中学。这些学校除了师资和设备较优外,学费比较便宜。考试落空便要读私校中学,学费几近三倍,许多学生拿不出学费便没有书读,要到社会做低薪劳力工作。当时,能读中学是幸福的一群。我第一次在义学毕业的同学多是街坊,五六年后所遇所见,只有我和另一位同学能读至中学毕业。曾遇到小学同窗班长,在水街街头做地摊小贩叫卖,他有点不好意思,我和他打个招呼便匆匆路过。今日免费教育下的学生,难以想像前辈的辛酸和如何珍惜学问。

小学会考重要之处是决定一生的前途,因为只准考一次,使人生成败得失际遇迴异。每每触动全港家庭、家长、教师的神经。其实未会考之先,是竞争参考资格,当年私校一般只能保送一二位同学参考,津校则保送十余人,官立学校则全部学生可以参加。

当年小学会考要考四天,考中文、英文、算术和常识。听说常识科不计分,不知是真是假。但我们备考挺认真,常识科硬背大部分国家首都名称,全港十多条巴士路线等等资料。总之没有範围,各校各施各法。中英算也不知範围,老师说就是日常课程内容,我和许多相稔的同学索性不作特别的準备。踏入六年级时每星期中英数各有四五次测验,测验后全部内容都要做更正。测验不懂的,改正后全部都懂了,记得正确的答案了,相信这个时期吸收了大量基础知识。

同学是中学会考状元

会考放榜我如愿以偿,入读当时唯一的官立中文中学。记得小学全级两班90人,26人获学位,其中女生只有4人。但平日考试前十名多是女生包办,校外试却相反,老师说校外试男生成绩一般较佳。同学张锡宪考入英皇中学,五年后在英文中会考中全港第一,为是届状元。后当耳鼻喉专科医生,不幸沙士一役感染过身。

中学时代对人生的影响很大,个人的潜才和性格的铸造都在中学时代,以个人经验,中学比大学还重要。




本站推荐信息
本站最新更新
本栏目推荐信息
联系本站:admin#80sd.org  新浪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201263118
CopyRight ©2005-2012 80视点网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Phily
80视点网,追踪新闻热点!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80视点网无关。80视点网对文中陈述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  
  •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