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鞋破钵无人识 踏过樱花第几桥
投稿邮箱:admin#80sd.org | 来源:网络文摘    2018-03-10 22:00:22
关键字:芒鞋破钵无人识 踏过樱花第几桥
导读:戊戌元宵过后春寒已渡,春雾迷朦,春雨绵绵之时,但见花枝摇曳,薰风醉人。忽然,想起苏曼殊春雨楼头的诗来。
春雨楼头尺八箫,何时归看浙江潮。
芒鞋破钵无人识,踏过樱花第几桥?
苏诗以芒鞋破钵四字道尽命蹇时

戊戌元宵过后春寒已渡,春雾迷朦,春雨绵绵之时,但见花枝摇曳,薰风醉人。忽然,想起苏曼殊春雨楼头的诗来。

春雨楼头尺八箫,何时归看浙江潮。

芒鞋破钵无人识,踏过樱花第几桥?

苏诗以芒鞋破钵四字道尽命蹇时乖,春雨楼头而配上尺八箫求食之音,正是当时诗人处境的反照。诗人慨歎当日相识满天下,而今异地只见陌路人,无助之下心怆然。事事不如意,期盼的只是重回故土。

苏诗此寥寥廿八字,写尽异乡人流落内心的凄酸。中间却渗露与常人难望项背之雅兴情才。近人写古诗能酸楚直窜人心,殊为罕见。苏曼殊此诗意境之高,感慨沧浪,哀而无怨,直追唐人之作。

情才并茂? 自怜身世

苏曼殊是位清末民初情才并茂的文士,晓通日文、英文、梵文。1907年着成《梵文典》,且是第一个把雨果、拜伦、雪莱的作品介绍到中国来的人。他是一位诗人、小说家、翻译家,更是一位画家。他还有一个特殊身分,是中日混血儿,亦曾出家为僧,是个倏忽亦僧亦俗,多情嗜爱的人物。

苏曼殊(1884-1918)广东香山(今中山)人。原名戬,为僧时法号曼殊,笔名苏湜。父亲苏杰生原为与日本贸易茶商,有妻有妾。苏曼殊为其日妾河合若子所出。诞曼殊后旋回日本。当时日人张牙舞爪觊觎中国,故曼殊母子均被视为外族,为家人族人鄙弃。苏曼殊有着幽暗之童年,可想大概。

清末民初的热血革命青年

苏曼殊十五岁时赴日本读书。在日期间结识陈独秀、章士钊、廖仲恺等留学生,参加兴中会等中国革命团体。1903年,俄国侵佔东三省,苏曼殊即在日组织「拒俄义勇队」。及后冯自由介绍他到香港找陈少白,因陈在港主持革命宣传刊物《中国日报》。他想加入革命阵营,陈却劝说他回乡。

谁料他再出现人前却已出家,在广东惠州削髮为僧,法号曼殊。他出家原因有多说,其一说是陈少白对他冷遇。亦有说他早心向佛门,先后三次剃度爲僧,又三次还俗。第一次且在童年,因生活不快坎坷而看淡世情。苏曼殊1903年当了和尚后,旋至上海,结交革命志士,在《国民日日报》上撰发表文章。翌年南游暹罗、锡兰,学习梵文。后到芜湖中学、安徽公学执教。辛亥革命后再回上海,发表「反袁宣言」,一派热血青年风範。

翻译及撰写小说? 一纸风行

苏曼殊在上海《国民日日报》连载翻译法国大文豪雨果的《悲惨世界》【注】,受到社会大众的重视,声誉鹊起。及后苏曼殊写自传式爱情小说《断鸿零雁记》,大受欢迎,并曾译成英文,发行海外。其书序文有「于悲欢离合之中,极尽波谲云诡之致。字字凄恻,但觉泪痕满纸,读之而怆然。」之语。此外,苏曼殊加入革新派的文学团体南社,并在《民报》,《新青年》等刊物撰稿,读者众多,名扬国内。

其实苏曼殊写小说并没有太多的写作技巧,他以一种自我奔放的态度写作。用诗、用散文的方法写小说,作品浓郁的特色是小说里有化不开的诗情,他写作上的弱点,竟变成他个人特有的风格和长处(见程文超着《1903前夜的冲动》)。当日清末民初男女範篱逐渐开放,男女青年都追求自由恋爱。苏曼殊率性真情而又缠绵悱恻、哀伤落寞的作品如天降甘霖,使追求精神享受的青年男女简直如获至宝。苏曼殊一口气创作了六部小说,但其文友郁达夫却这样说:苏曼殊所有创作中,他的诗比他的画好,他的画又比他的小说好,即小说成就最低。平情而论,在今日社会,他的小说未必会造成如此哄动。

出家还俗? 多情却似总无情

苏曼殊第三次出家后不到一年,又匆匆还俗。此后一时成为要改革社会的热血青年,慷慨激昂陈辞,爲革命高呼;时而散涣颓唐,身披僧衣遁身禅房,在青灯黄卷中寻找慰藉。苏曼殊为僧为俗之时,亦才情难掩,常集亢奋与忧郁于一身。他有比常人更多旖旎的男欢女爱,生命中多嗔多怨,爱恨难捨。苏曼殊多情却似总无情,他的伤心初恋往事,赚人同情。

原来苏曼殊十五岁那年去日本求学,在养母家时遇到日本姑娘菊子,一见锺情。但苏家知道后,却问罪于菊子父母。菊子父母羞怒之下,在人前痛打菊子。结果,当夜菊子投海而死。少年的苏曼殊初嚐人生美果,旋即令至爱横遭逆祸,当然苦憾难填。苏曼殊日后的纵情恣慾,难免不与初恋无关。

情诗出色? 无愧情僧之名

苏曼殊在初恋悲剧之后,无论是僧是俗,名字不断与名姝缠在一起,这大抵与他天赋多情而又在情场屡败屡战有关。他每每爱赠诗寄情,赢得情僧雅号。研究苏曼殊的作家指出,他的情人多不胜数,有国内的,有海外的;有淑女,也有青楼女子。一个禅心入俗,自诩为「忏尽情禅空色相」的出家人,如此纵情不羁,教人惊讶。

苏曼殊的爱情,每每在红烛薰罗帐之后,都是酒冷羹残,泣红溅泪之时,因可能无复再会之期,只能长歌当哭。其实,苏曼殊多情的背后,都是带着无比的创痛,因为他既自怜中日身世,也没有成家的勇气,甚而没有成家的经济能力,伤尽佳人片片芳心。而然,苏曼殊的旧体情诗,的确是动人之作。他写给爱国女子花雪南的诗云:

绿窗新柳玉台旁,臂上微闻菽乳香。

毕竟美人知爱国,自将银管学南唐。

另诗是把美人和佛心连在一起:

禅心一任蛾眉妒,佛说原来怨是亲。

雨笠烟簑归他去,与人无爱亦无嗔。

另赠佳人诗:

碧玉莫愁身世贱,同乡仙子独销魂。

袈裟点点疑樱瓣,半是脂痕半泪痕。

今年正值苏曼殊逝世百年纪念,他生于中国动荡的年代,给我们留下传奇的生命痕迹。他以三十五岁英年谢世,既为其哀痛,复为其可惜。其率真任性,行止不计前因后果令人费解。但无可否认苏曼殊情才的确喷薄而出,在当日名家辈出时代自有耀目光华,璀璨闪烁于长空。

【注】当时作品译称《惨世界》,雨果的译名为嚣俄。该译作有说与陈独秀合译,但据陈说只曾为苏曼殊文笔润色。而该译文苏加入不少自行创作内容,为原着所无。

苏曼殊画作颇有意境,书法更胜多人。

 




本站推荐信息
本站最新更新
本栏目推荐信息
联系本站:admin#80sd.org  新浪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201263118
CopyRight ©2005-2012 80视点网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Phily
80视点网,追踪新闻热点!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80视点网无关。80视点网对文中陈述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  
  •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