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唤南非的“邓小平”
投稿邮箱:admin#80sd.org | 来源:FT     2018-02-14 14:01:48
关键字:呼唤南非的邓小平
导读:上周,我在时隔15年后再度访问南非。2000年,在人们对南非转型至民主体制欢欣鼓舞之际,我担心经济挑战将被证明是压倒性的。只有勇敢、技巧高超和诚实的领导人才能带领这个国家迈向成功的未来。不可避免的是,南非没能达到这些要求。民粹主义恶性循环和

上周,我在时隔15年后再度访问南非。2000年,在人们对南非转型至民主体制欢欣鼓舞之际,我担心经济挑战将被证明是压倒性的。只有勇敢、技巧高超和诚实的领导人才能带领这个国家迈向成功的未来。不可避免的是,南非没能达到这些要求。民粹主义恶性循环和表现越来越糟糕的局面日益迫近。

巴西经济学家埃德马尔?巴沙(Edmar Bacha)在上世纪70年代曾用“比利度”(Belindia)这个词称呼自己的国家。“比利度”将富裕的现代化小国比利时与贫穷的大国印度结合在一起。实施种族隔离制度的南非甚至比巴西更加“比利度”:它是一个庞大而贫穷的黑人国家里的一个小而富裕的白人国家。白人的生活甚至好过比利时,因为他们可以从“印度”雇佣廉价的佣人。南非是仅次于巴西的全球第二不平等的经济体。但推动这种不平等的种族不公正有毒得多。

结果,正是这种遗留的不公正塑造了取消种族隔离制度之后的南非。

早先被排除在南非“比利时”以外的人群的某些成员迅速进入其中。这降低了白人和黑人之间的不平等,尽管加大了黑人间的不平等。然而当今的税前不平等和20年前一样高,也是全球最高的。其“比利时”居民也被征收了更多的税收,目的是将收入和资源再分配至该国的“印度”居民。实际公共支出在过去十年里增长了一倍,尤其是教育、医疗和社会保护支出大幅上升。电力、水和卫生设施的获取大幅改善。尽管爆发了艾滋病灾难,但预期寿命提高至近60岁,婴儿死亡率大幅下降。

这些选择既是不可避免的,也是正确的。但无论是让一些幸运者进入“比利时”,还是将资源转移给“印度”,都不能解决南非的问题。更糟糕的是,该国就连现在的道路也走不下去。潜在经济增长率已降至2%。结构性财政赤字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接近4%,同时政府债务与GDP之比已从2008-09年的22%升至今年的44%。政府支出与GDP之比达到33%,对中等收入国家来说是偏高的(见图表)。

就谨慎范畴而言,早期民主阶段的那些基本上零和的再分配政策已经穷尽。那么现在的选项是什么?似乎有3个选项。

首先,南非可能寻求将这种令人不满的现状稳定下来。这将意味着管理增长乏力和经济不平等(南非经济受到大规模失业和种族不平等的重创)的政治冲击波。更糟糕的是,拥有最多选票的人群将得到最不利的安排。这个选项不可能行得通。




本站推荐信息
本站最新更新
本栏目推荐信息
联系本站:admin#80sd.org  新浪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201263118
CopyRight ©2005-2012 80视点网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Phily
80视点网,追踪新闻热点!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80视点网无关。80视点网对文中陈述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  
  •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